下午老婆带儿子去逛街,估计有点累了,回来没一会就睡了,从17点睡到19点左右,晚饭也没吃,非要吃烧烤,醉了~,最后搞了点牛奶和面包对付过去了,到了晚上洗澡是个大难题,压根不困,十八般武艺都用尽了,就是不洗,嘴里嘟嘟囔囔就不洗就不洗,最后同意洗,但必须也要给他的仓鼠也洗洗,乖乖,这玩意咋洗,胡乱打个泡泡冲冲了事,不知道仓鼠明天会不会郁闷死